诚信为本,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  • 联系电话: 
  • 关于我们About US

    为客户提供高质量和最大价值的专业化产品和服务,以真诚和实力赢得客户的理解、尊重和支持。

    read more
  • 加入我们JOIN IN

    某某窗业现面向全国寻找意向合作伙伴,加入我们成就你的财富梦想!

    read more
  • 联系我们Contact us

    我们精益求精,严格按照高标准技术和环保 要求生产,用心提供铝包木窗、阳光房产品, 这些产品将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。

    read more

新闻资讯

专业决定质量 News

推动综合服务改革 增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能力

马梅若

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,尤其是支持民营小微企业健康发展,一直是政策关注的焦点。当前,在我国经济面临国际经贸摩擦带来新的风险挑战、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,对金融业增强支持实体经济能力的要求更为迫切。

应当说,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已取得阶段性进展,监管层也提出了更高期待。8月2日,人民银行召开的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提出,要深化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综合改革。这表明,银行要提供更有针对性的金融服务,要有选择性和策略性的精准支持,要有战略性的系统性安排。这些都是深化金融服务综合改革的重要环节。

增强金融业支持实体经济能力,需要更专业的金融服务。

在记者采访调研过程中,广州联合钢结构有限公司负责人就曾提出,作为政策支持的科技型企业,他们不缺贷款,利率也不是最大的痛点,但在其他综合性金融服务上期待更多支持。据介绍,联合钢结构的海外业务比较多,中美经贸摩擦不确定因素,直接影响到企业的业务和订单,尤其汇率的影响更大。因为其海外项目一般以美元结算,美元一旦下跌,企业就会受到损失。

实际上,不少外贸型企业都有这一需求。这类企业缺的并非是建设资金,而是一套有针对性的金融支持方案。拓展多国供应商渠道,发力国内市场,优化技术提高市场竞争力,这些都是企业自身能做的预案和准备;而在非专业领域,他们渴望金融机构能够提供更专业、更有针对性、更灵活的金融服务。

对此,国内金融机构应当加紧研究更便捷的解决方案,加快推动金融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

增强金融业支持实体经济能力,需要更有策略的支持。

有市场人士担忧,金融加强对民企、小微、科技型企业的支持力度,会不会产生泡沫?一些小型科技型企业是否存在低端、同质化的问题?对于上述担忧,各家银行都有各自的风控标准。除了利用大数据等金融科技手段建立起一套完整的评估体系,考核企业的业务发展能力、财务健康状况,还需要关注企业的债务承受能力和实际债务规模。

一位大型银行业务负责人向记者表示,一家资质不错的企业,第一家银行审核时会发放贷款,第二家或许也会,但是后续的银行就必须审慎了。“当前需要支持的民企很多,金融机构不能蜂拥而至,都去支持那些炙手可热的客户。我认为,如果一家普通规模的民企已经有8家银行在支持了,那我们就不必再去凑热闹。”这是为了避免一哄而上的扶持和“一刀切”的撤退。

此外,民企发展也要遵循市场规律。实际上,比起一些资质不足、勉强支持的民营小微企业,金融机构反而特别关注部分实力雄厚、前景良好的上市民企风险。

在政策鼓励下,特别是市场行情较好的情况下,这些企业获得大量资金支持,是金融机构的“香饽饽”。但这些企业杠杆率较高,有的甚至过度多元化;同时,很多企业的融资周期和生产建设周期实际上是错配的,一旦出现市场波动或政策收紧,不少企业通过股票质押、工厂质押等提高的杠杆可能就变为高风险。因此,金融机构在支持科创企业时也要保持冷静,避免一哄而上。

增强金融业支持实体经济能力,需要系统性改革同步推进。

本轮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,充分显示了“几家抬”的作用。

货币政策工具引导支持不断强化。加强降准资金投向考核,增强金融机构对科技型中小企业的资金供给,推进再贷款、再贴现资金增量扩面。一系列政策都旨在引导金融资源聚焦民营小微企业。

协同发挥财政资金的政策引导和杠杆作用。不少地区推出了信贷风险补偿分担机制,由财政为符合条件的企业、项目承担一定比例的风险准备金,在一定程度上打消了金融机构的顾虑。

此外,更多的中长期改革也在同步推进。市场广泛关注的“利率市场化”正在稳步推进。人民银行召开的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提出,“继续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”;而一直备受诟病的隐性体制歧视也有所缓解,“竞争中性”日渐成为金融机构的一个重要考核指标。在政策推动下,为民企放贷后的“尽职免责”机制,也让此前过度的“风险回避”情绪有所减弱。

对于下一步如何深化改革,提升要素供给效率,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提出了有针对性的建议:体制上,要加大混合所有制改革,推动金融机构的市场化竞争,要让金融部门成为资金的“桥梁”,而不是“水变油”的成本增加器;结构上,要鼓励金融创新,发展金融科技,加大普惠金融力度,不断提升为新经济服务的新金融比重;政策上,要减少不必要的行政干预,深化市场化改革,培育真正市场化的金融机构和金融家;体系上,要构建多层次的金融市场体系,改善金融供给结构,满足不同经济主体的融资需求;定价上,要加快市场化改革力度,建立正常、准确的风险定价机制;文化上,要逐步打破刚性兑付,建立相关的信用评估机制,让金融成为资产定价、风险管理和资源配置的重要枢纽。